拖更少白在线等撩

本命是修厨,创厨~
但也很杂食的说……
神日/狛日/all叶/明主/UT/忘羡/洛冰
————
一生荣光为你加冕
你于【荣耀】巅峰永不落败

to.叶修

《十年后》

未来机关线,时间混乱
意识流加上不知道什么文体的文体
还有些ooc【大概】
还有还有,这并不是点梗的说,点梗文还在想

敬启:十年后的自己。
距离离开贾巴沃克岛,已经有几周了。
没有想到这个时候,却会为了几年后的自己写一封没有任何实际意义的信。
那么,我想再次为自己…阐述一下自己现在的情况
………………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时隔十年,日向创拿起了发黄的信纸,上面的字迹也渐有腐坏。日向创坐在椅子上,将放在透着窗外阳光的桌子上的信封小心翼翼地打开,细阅起来。
十年,转瞬即逝。好像从没想过,在十年前的自己咬着笔盖努力思索的结果,到现在如此宝贵。
“呐……日向君你在看什么呢?”不合时宜的声音响起。日向被轻微地吓了一跳,但他当然认识那个再熟悉不过的声音,只得叹叹气:“狛枝……这坏习惯改改行吗?太吓人了……”
“抱歉抱歉日向君,”狛枝笑着摇手道“但习惯实在是很难改啊?”
这是狛枝早就有点习惯了,不,说是习惯…更像一种特点——来无影去无踪的特点。
据本人来说,是因为那一段自相残杀的休学旅行的原因,为了获得更多的线索什么的……
那就快点改掉啊,那个有着不好回忆的习惯……每次听到这种不着调的理由,日向都会不安甚至是担心的皱皱眉。
“嗯,那么……日向君在看什么啊?”狛枝在房间里随便找了张椅子坐在日向旁边,趁着日向不注意,靠过去看。但仅仅只瞄到了一两行,就被后者挡住了信。
“喂,狛枝……”日向撇撇嘴抗议道,但也没再多说什么,“啊——是十年前的那封信吗?”狛枝略想了想后大悟道。是的,写这封信的不知日向他一个,所有77届的各位也被要求写,在同一时间上交;当着大家面密封;现在,就还给十年后的他们。
当然日向到现在还能依稀想起,一同交上信的他们,不同的心情,不同的想法,对于十年后的自己不同的期望,到现在还是将他们的友情紧连。
“你的信呢?狛枝”日向有点受不了狛枝一直想看自己信的眼神,撇了一眼,猜着这人应该会带在身上的,这几年,自己开口的,他都会事先想到放在身上。
果不其然,狛枝一直放在口袋里的手抽出,还带着一封全黑的信件,继而又笑眯眯地说:“日向君难道想看吗?当时我可是十分令人绝望的状态呢?”
“……不想让别人看就直说……”
“我没有这么说哦,日向君。”
“不,你有……”你的语气明明就是这么说的……日向想道。
“日向君真的是很懂我呢……要这样我可是会对日向君不客气哦?”“哎!?”
狛枝一把拉去日向继而又把他压在桌子上。而桌子原有的纸张因这一动作,都三三五五地散落到了地上。
日向死死抵抗,却翻不过现在狛枝的腕力只得不爽的低吼着狛枝,但后者却一脸不在乎的蹭上来,还在嘀咕着话:“日向君真是过分呢。”
戏虐的语气是狛枝惯有的口气,但日向还是下意识的不爽。一下把手挣脱开来就是一个不轻不重的手刀。狛枝吃了痛,本是抓着日向手腕的手此刻只能捂着脑袋,用要哭的口气说道:“日向君真是过分呢!”
后者自顾自地整理了一下微乱的西服,口气如当年论破一样坚定:“还不是你突然耍流氓,还是在公共场合!”
“唔……可是日向君在家都在工作嘛最近……”狛枝还是捂着脑袋蹲着,口气分明就是谁亏待他一样的,“连做都不……”
“再说下去我今天就不会去了……”
巧妙的截断让整个房间都安静了下来。这一闹,又莫名的让日向想起真正修学旅行50天时的快乐。
日向略有无奈的抓了抓头,之后又对狛枝伸出了手:“走吧,大家都在等着我们呢……”
狛枝虽然还是有点不高兴,但仍是握住了日向的手起身,不再放开。
在走出房间之前,日向瞥到了地上微有重叠的俩封信。但只是看了一眼,便笑笑无心再看。
俩封信,不同的人,不同的字甚至是不同的事情,却有一句都略有相似——
【十年后,我希望我还喜欢着狛枝。】
【十年后,我不会忘记作为我的“希望”的日向君】
……
今天的太阳有点大呢……但并不会特别炎热,反倒还有些温暖。
以至于俩人紧握的双手上,那对戒指还在不停的闪耀着绚丽的光辉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我写完了耶!!因为还要复习生物和地理所以就不再说废话了,努力写了三天多的文不知怎样呢
总之喜欢就好~希望你们的小心心,有问题老地方见啦各位(๑•̀ㅁ•́ฅ)

评论(1)
热度(35)

© 拖更少白在线等撩 | Powered by LOFTER